来疯直播3年投20亿新进展:押注互动综艺已制作50余档节目

2017年01月12日 00:23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讯 1月12日消息,昨日晚间,来疯直播举办了2016年度颁奖盛典,来疯直播总裁张宏涛在盛典表示,来疯押注的是互动综艺的未来,赢取互动综艺直播红利,未来的来疯还将更好“玩”。此外,张宏涛在采访中也向新浪科技表示,未来希望将来疯打造成社区型媒体。

来疯直播前身为优酷旗下的星梦秀场,现为阿里巴巴大文娱集团大优酷事业群下的业务单元,也是优酷以及阿里在直播领域的重要布局之一。

在盛典现场,粉丝通过赠送星票助攻喜爱的主播,掌控整个盛典的最终走向。而这也恰是来疯一直以来的发展方向——增强节目互动性。在采访中,张宏涛表示,综艺行业已经接受了互动综艺的概念,这被行业认为是一个新蓝海。

此外,张宏涛也澄清了互动综艺的概念,在他看来,很多人将传统点播综艺做法直接搬到直播平台,也称之为直播综艺,这是他所认为的假直播综艺。“我认为那条路是走不通的,在直播平台做综艺,一定要强调互动。所以我认为互动综艺不等于直播综艺,这是两个概念。”

2016年8月,来疯直播曾公布了其“疯火计划”,计划用3年投入20亿资金加资源,与至少100家内容制作公司进行长期合作,3年做500部直播综艺节目。助力行业从UGC进入到PGC时代,让直播变成艺人的养成平台。在昨日的采访中,张宏涛也更新了项目进展:目前已经上架50多档节目,投入超1亿的资金。

而这些节目,在张宏涛看来,其特点就是强调了互动性,“用户刷个礼物、点个赞不叫互动。真正的互动是在做节目设计时,将用户当成一个角色,在游戏环节中有明确过程和动作。”

去年12月,在接受新浪科技专访时,张宏涛曾表示,从现在的数据来看,目前上线的节目每期至少能获得几千元的收入,最多可达2、3万,虽然互动综艺在整体上看来还没有实现盈利,但已经相对乐观。“优酷广告的价格最高就是一个CPM八十块钱,意味着最终是八分钱,通过互动综艺,目前能够做到的最差的UV成本收益也可达到一毛多,最好的一个UV可以做到一块多。”而这一模式的走通也意味着直播可以利用秀场的变现逻辑,将秀场最精华的吸引用户付费的心理因素和游戏化的策略移植到综艺节目当中,将其变成一种互动性的综艺节目,不仅仅让土豪付费,也让普通人能够付费。

12

新鲜推送
家电真相:厨房做饭时接打电话容易引发爆燃?

家电真相:厨房做饭时接打电话容易引发爆燃?

2月21日 11:16 现代快报

“你有没有在厨房里打电话或接电话?”最近不少人的朋友圈被一则消息刷屏。这则提醒消息中称,在厨房里接打电话容易引发爆燃事故。真有这么可怕?
CM浴火重生 第三方安卓定制系统能否王者归来?

CM浴火重生 第三方安卓定制系统能否王者归来?

2月21日 10:56 新浪手机

知名第三方安卓定制ROM团队CyanogenMod(以下简称CM)在去年十二月组建了新项目LineageOS,依旧精简稳定。
传乐视体育总裁、COO卸任 2016年至今多高管入职数月便离职

传乐视体育总裁、COO卸任 2016年至今多高管入职数月便离职

2月21日 10:55 新浪科技

今日有传闻称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COO于航将于近期离职,目前张志勇已向管理层递交辞呈,完成工作交接后预计将于3月份离开,于航也在同期提出离职申请。乐视体育方面表示对此事暂不知情。
一个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偏要拼才华的人 柳传志之女柳青

一个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偏要拼才华的人 柳传志之女柳青

2月21日 10:48 中国企业家

柳传志之女,曾经最年轻的高盛亚洲区总经理,后来,她放弃千万年薪加入一家创业公司。
母婴内容电商创业的艰难抉择:要“快”还是要“稳”?

母婴内容电商创业的艰难抉择:要“快”还是要“稳”?

2月21日 10:45 新浪综合

对于消费者而言,这些内容电商平台能够提供更直观的产品体验以及多样的产品选择;但与此同时,商品的质量问题也成为了制约这些平台进一步前进的阻碍。
《长城》北美票房平平,王健林的“全球大片”实验失败了

《长城》北美票房平平,王健林的“全球大片”实验失败了

2月21日 10:44 创事记

中国与好莱坞的合作更好的做法,或许是在中国建立一家国际制片公司来培养年轻的中国电影人和编剧,并帮助他们创作出可以吸引中国观众的影片。
原来这才是京东“白拿”风波背后的真相

原来这才是京东“白拿”风波背后的真相

2月21日 10:42 中国企业家

此次出事的京东白拿应该是营销渠道解决方案中的场景金融业务。在2C端业务政策没明朗之前,发挥2B端优势或许是京东金融保住地盘的最好战略。
比尔·盖茨专访:离任CEO之后还在微软做些什么

比尔·盖茨专访:离任CEO之后还在微软做些什么

2月21日 10:38 雷锋网

比尔·盖茨卸任微软CEO一职已将近10年之久,虽然在离任后一直专注于慈善事业,但是他并没有真正地从微软退休。